• 2010-01-29

    其实

    虽然都多磨了

    但终究都是好事

    其一和其二

    按下不表先

    只能说 老天真是很眷顾

    我非常惶恐

    以至于没法

    很纯粹地开心了

    非常清醒地知道自己的斤两吧

    真的不像看起来那么重的

    或者说 谱儿要靠到什么程度

    我才觉得ok呢

    过去的半个月

    有很多煎熬的心情碎片

    尘埃逐个落定

    却看到一个(老实说蛮虚弱的)自己

    我很惭愧 

     

     

  • 重感冒了 睡出了纪录

    周五下午6点 睡到周六中午12点

    下午2点睡到晚上10点

    再晚上11点半睡到今天早上8点半

    身体重复着如下状态:

    发烧 头疼 咳嗽 流鼻涕 软绵绵无力 吃什么都没味觉 低落到平静的绝望

    但愿今天别再睡了 堆着的工作如山倒啊

    没什么念想了 该来的来 该往的往吧

    生病的时候 想什么都很奢侈的   

  • 2010-01-20

    烫手山芋

    我看这博是写成工作札记了

    好吧 人性还是懦弱 越顺手的事 哪怕再辛苦 也做得很欢乐

    而其它欠缺的方面 只能让它继续欠着

    呃 这句写得太明显了 cut

    晚上回来 路上 吃饭 洗澡 现在 一直在琢磨这个新项目

    手头整理出来的list 整整10项

    结论如题

    时间太紧 而需要调动的外部资源又太多

    就自己来说 都是短板上阵

    看来下午有点盲目乐观了

    看来不是我一个人爆发小宇宙的问题了

    是要点燃半个中心的小宇宙啊

    年假以外 年前只有12个工作日了

    唯一庆幸的是 洗澡的时候灵光一现

    哈哈 这个灵感让我变得开始期待起来

    可是严重缺觉啊缺觉

     

  • 2009-11-03

    怎么办

    人想不开大概真的是一瞬的心情吧 濒临绝境的荒凉

    不知道为什么 对委屈总是自我设定了太强的过滤功能

    让人误读成很强悍很能干 然后暗地里自己溃败不堪

    学生时代没什么所谓 工作后这副脾性真是吃大苦头的主儿

     

    昨天的专题 熬到凌晨2点收工 刷了上个专题1点的记录

    迎来送往了三个班次的同事

    早班7点开始的那拨儿 小夜12点离开的几位 还有随后赶到的大夜男

    一个人奋战专题 倒不至于有什么孤独感

    做的时候 精神上也是全神贯注的愉悦感

    是 如果要说幸运 要被羡慕 也OK

    因为我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当然更基于这个栏目的品牌

    但人不是只有精神的 不能一直靠激情和理想过活

    肉身之躯 这么具体又真实地放倒我了

     

    几乎是一步一步挪进电梯再挪出大堂的

    打车也不顺 的哥说话阴阳怪气 绕着从没走过的路

    根本没力气问询 懒懒地倚着 神经却不能放松

    找钱下车往小区里挪的路上 安静地只有树叶飘零

    悲凉顿生 自己哇哇哭了起来

    因为冷 也因为熬夜和工作时长 也因为心情

    手抖 心悸 胸闷 不等

    回到家才知道 小区水管被冻裂 还在抢修 停水了

     

    是怎么一步步把日子过成现在这么落魄

    第一时间想妈妈 想回家

    第二时间就是不想做今日话题了

    王牌栏目又如何

    被表扬再多又如何

    熬夜难过担心猝死过劳的是我自己而已

    深夜打车还担惊受怕的也是我自己而已

    今日话题自开创以来 好像都是一水儿的男编辑

    把我弄来搅和啥呢

    就算身体底子再好 我也是女人 我也在变老啊

     

    今天洗过澡吃过饭 外面太阳薄薄的 也听得到雪水融化的声音

    我却只希望时间静止 因为明天又是排期做专题了

    我还希望比我更有新闻理想和激情也比我身体好的强人 赶紧联系我们主编投奔吧

    一个多星期 我只做了三期

    已经连放链接上来得瑟的心气儿都没有了

    虽然我也认为它们真的不错

    ps:不熬夜基本上没法保证专题质量 良心活儿吧

    首先要过得了自己心里这道关

    其次放在首页中央区域的推荐位 要压得住场啊

    做事不尽力 我真的学不会也不想学

    如果不是身体发出这么强烈的抗议信号

    我大概又傻乐乐地投入到下个专题了吧

     

    写在这里 是晚上加班的时候 常有老同学旧相识打招呼找聊天

    我总是非常冷血地说一句 加班赶专题 超忙不聊天 别回复了

    把最近的工作生活状态公布在这里 也希望你们能体谅吧

    最后 如果这是篇吐苦水文 我也已经克制再克制情绪了

    右眼血丝还在 熊猫似的黑眼圈就更不用说了

    所谓理想 所谓激情 请离开我吧

    只想健健康康着 因为还有很多未来要活

  • 2009-10-13

    秋风起

    勉强睡了四个小时

    然后发现头发一根也没有白 还是黑油油的

    哈哈 看看能有多愁嘛

    还哭得跟个二百五似的

    多大些事儿呢

    没有过不去的坎 只有想不到的福

    反求诸己啊反求诸己

     

  • 昨天妈妈回到了家 终于装上了摄像头和麦

    每天为中国移动做贡献的奥特曼时代 大可告一段落

    外婆知道我每天只需对着电脑 回家也没人说话后 说出了如题这句话 哈哈

    好吧 现在不用担心了

    ———————————————依然是琐事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分割线——————————

    前晚送站 火车开动的那一刹 还是没忍住眼泪

    虽然已经预习过很多遍

    晚上躺床上 发现已经不需要分左右 足够我一人摆“大”字型

    眼泪也会不自觉滚过

    有什么大志可言 只不过这点眷恋

    然后继续平静生活

    觉得心安 春节再会

    是以为记

    干活了

     

     

  • 2009-10-09

    适应地球中

    早班的办公室很是安静 甚至于寥寂了

    以至于同事的呼噜声格外清脆

    哈 长假回归 断奶期难免

    我也是哈欠连天 靠大剂量普洱撑着

    黑乎乎的普洱茶 总是会串联起蔡澜的段子

    胸中无货 所以多喝黑得跟墨水似的茶

    这么得瑟又冗长的前戏

    全赖好友新鲜事上追着看一学弟的日志

    小有意思

    中戏才子哈 当年初中美术老师的儿子咧

    大伙儿该认识的吧也

    天堂般的幸福日子 倒计时35小时了只有

    回归常态 早有预备 以至于不想说什么了

    适应地球吧 就这样 干活了

    突然觉得 美好的时候从来都没空码字

    ————————————好像写得太平淡了 一点段子都没有的分割线————————

    一早进大堂的时候 见同事都快成歪脖子树了

    瞅啥呢 我也凑热闹

    原来啊哈 另一同事正和GF相拥热吻

    早上七点不到啊

    这是什么精神啊

    想起这同事平日正儿八经地做专题 国计民生 宏大叙事了得

    和眼下这么食人间烟火的还真不搭调

    但觉得特生动

    就是那句 圣人啊 谈完世界观也要去便便呢

    哈哈哈 

  • 2009-09-18

    脸皮这回事

    不好意思 又说工作 不是得瑟 也非埋怨

    小心得呢 居然是

    下午忙完策划页面 就在忙活推荐位了

    以前对位置和人气认识都很模糊 不争不抢不闻不问

    简直是 不食网络新闻之烟火啊 太火星咯

    这几天观察试验下来 此事重大

    不同的推荐位直接导致人气高下 效果差很多呢

    说句难听的 位置决定影响力 管你猫猫狗狗呢 上位就哦了

    之前总是不好意思 强推 又不是多精品的玩意 争啥呢

    现在想想 傻气土鳖了吧 

    今天看住了几个位置 从白班盯到小夜班 包括周末的 都发邮件了

    把字符缩好 位置也建议好 让值班编辑只需替换下文字和链接

    跟同事打趣说 尽人事 靠值班

    前提是 你尽了没有?

    你做到了什么份上?请别人帮忙前 你为ta做到了什么地步?  

    说回标题 无关脸皮 而是尽责

    就像前几日开会说的一个很有启发性的思路

    你个人的价值观 并不直接等于 你工作岗位的价值观

    在rtx全线漂黑 全体13点下班

    办公室安静地只剩下本频道的时候

    我居然在思考 老天爷估计笑翻咯

     

     

  • 2009-09-05

    表白帖

    我爱你,中国

    我已经爱了你两个多月

    现在继续爱你

    我保证再爱你一个月

    从周一爱到周六

    上班爱你 加班更爱你

    一辈子能有几个六十大寿啊 是吧

    实在是太爱你了 这种心情只能靠加班来表达

  • 2009-08-28

    吞吐机

    换了新模板后还没冒过泡 看着挺欢喜 小元素的运用 页面也够清新

    上周密度采访 这周赶稿 对一个形式大于内容的项目 体会就是被工作吧 哈

    近几日心累的主要还是被倾诉 老实说我比较倦

    开篇想写吞吐机 活跃下肺活量 清理情绪垃圾

    但还是算了吧 有什么不开心说出来 让别人开心一下?

    垃圾桶也有职业操守的 就不再转述了吧

    大家都陷在 又要马儿好 也要马儿不吃草 的妄想里了

    或者更刻薄点说 太自私 太自我

    苦难美学很out了 现在我更相信 庸人自扰

    明明可以happy点过 非找事儿跟自己较什么劲儿呢

    纠结根本就不是王道 是贪婪

    让我喜欢的有

    霉烧 杀去墨脱玩了一遭

    潇潇和叔坤的游记

    刚到田纳西的琼

    我就蹲在银科YY吧

     

  • 早上在公车上昏昏欲睡时才想起

    0811 还是个特别的日子 真正意义上蹲在银科17层 一周年

    就不去细数多少天了

    大概是有一年之痒的 昨天也是push push push中

    听到了好多离职、跳槽信息 有点小井喷 小浮躁 小颓靡

    但是会为远远近近 深深浅浅的友人 祝福

    如题 无奈中进步也好过原地踏步

    更何况 很多选择 你们并不是无奈而为

    比如ZX 比如SM 比如V 比如F 比如H

    有梦想 然后就实现 我想这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苟活也是一种活 在通往想象中的幸福之路

    总有很多不情愿的猫三狗四吧

    于是早早在校内(哦 据说现在叫人人 我上人人 人人上我么)

    看潇潇的旅游相册 看毕婚老乡晒她的BB照

    然后打开list 开始一天被塞满的工作

    这样的5天 于是一周过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 一年过去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的脑袋是361°么?

    那么多的闪念 那么多种可能性 想想也就过去了

    而你依然在原地存在着

    继续读幸福之路 看完情归何处

    这就是局促现实的庸碌之中 可能实现的全部奢望吗?

     

  • 近一个半月 身体非常差

    好像积压了很久很多的毛病 一起涌来

    折腾得够呛

    今天早上 起床后头昏脑胀的 心里一沉

    扒完早饭就奔石景山

    接下来的这半个月抽调支援采访

    策划系列有广告商看中要投钱了 好事

    所以先告一段落 后面的可能要看合作做些调整

    马不停蹄啊简直

    今天是第一单——许海峰 1984奥运首冠

    丢人的是 提前到了射击中心 第一件事居然是找wc

    翻江倒海 全吐了 人都虚了

    看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的自己

    很不争气地掉眼泪了

    anyway 打起精神 完成采访 是不是

    洗了脸 努力提了提精神 爬上去敲开门

    聊了一个小时多 挺顺利的

    出来后接着找wc吐

    地偏 打不着车 走了好大一截子 爬上一辆 晕回来的

    幸好同事有种泰国药 和胃整肠丸 药性温和 很对付吐的

    吃了药 歪着脑袋抱着靠垫冻瑟瑟地睡了会儿

    勉强撑起来吃饭

    现在又半躺着码字

    不想跟谁说什么 无非换几句 保重身体 之类的话

    那么 在自己的blog上 总可以撒娇 总可以虚弱 总可以肆意说点什么吧

    我很累 好像怎么吃怎么睡都补不回来似的 不知道累哪儿去了

    昨天生日 一切如常 除了下午吃蛋糕

    大概QQ和校内的提示功能 让N多人记起 祝福很多

    电话 短信也是

    很感激很感动 已经很圆满

    但是也不要转场太突然啊 今天就给我来个下马威

    没什么能说的了 我全心全意拜托自己

    一定要尽快好起来

    你不是铁姑娘 也不是圣斗士

    不要去延伸和加载不必要的哀怨和情绪

    只是生病了 会好的 快快的

    拜托了

  • 又是加班夜啊

    职业系最后一篇 企业家

    还有18张图要做

    可是我已经困啦

    没有开任何聊天工具

    忍不住了

    爬到博上唠叨下

  • 轮胎那一回 太强啦

    http://www.icowman.com/959.html

  • 如果可以 我希望自己这个月老上个10岁8岁的

    那样便能把握得住历史的过往吗 

    而不是现在这样 觉得无力无趣无奈 

    如果可以 我希望给多点时间

    短平快的更新 操作手法的性价比

    宏大主题不想水 消化资料后自己码每段字 点子不好就雪藏 不拿出来吓唬人

    就像今天的企业家篇 弄了一天 论证上总不能使自己满意 还是决定先放放

    晚上回来赶医生篇 还好大致有了模样

    埋在海量资料里 理60年的种种 为沉闷的内容 想创意的角度

    做得很痛苦 也很孤单

    所以 最想说的如果可以 是 60年策划系列 你快点快点过去吧

     

  • 一切坏习惯都会上瘾

    比如得瑟 比如嗜甜及不懂节制

    今天要得瑟的是 小熊牌酸奶机 完美的第一次啊堪称

    周日下午下单 周一早上送到

    大雨又堵车地抱着宝贝回家

    125g酸奶+720g鲜奶+10小时发酵

    今天起床后 小心翼翼地把半成品送进冰箱钝化

    没信心 在坛子里发帖问同好 不成怎么办

    照例+班回家 直奔冰箱

    哇哈哈 非常好吃 加蜂蜜哇

    吭哧吭哧就吃光啦

    已经计划要做大果粒啦 五谷类 豆奶类 都可以一一尝试嘛 哈哈

    叨叨了这么久 都是因为急着贪吃 忘记拍PP啦

    小熊完美的第一次 纪念下 

     

  • 2009-07-14

    立此存照

    本打算来个“多年以后”的马尔克斯开头

    想想算了 还是不要装13啦

    博客越来越走写实路线了哈

    昨天自毙了一个策划选题

    其实做出来完全OK 还有可能更符合“快消品”数量上的期望

    但我过不了自己这个关

    工作量的缘故 赌气想过 要量是吧 那只能放弃质

    静静想想 不能自我放弃

    我不认同说 先做数量 以后人手充足了再提高质量

    如果一开始 就放弃了对质的追求 很有可能会一直流低下去

    我不能容忍自己丢出一个烂东西

    虽然说不能保证 每次都很出彩 但这不妨碍 把每次都出彩 作为一个努力的目标

    没有大彩 还有小彩 还有哪怕一点点火花呢 都好过水货一个

    至少 无论拿出哪一期 我问心无愧

    写在这里 是提醒自己 不要放弃对品质的追求

    哪怕这意味着 自讨苦吃 费力不讨好

    总好过 某一天 变成了陌生的自己

    但求无愧我心

    立此存照

  • 2009-06-22

    大土豆

    请病假的一天

    病时的孤独 像颗大土豆 结实而饱满

    连轴转的日子 在周五晚上+班到12点半 有点过爆

    周六早上的体检 果然及时报应

    血压量了三次 一次不如一次 只剩下79/50

    去年还能冒个90 今年荒凉至此

    别无不适 只是头晕 乏力

    嗜睡好吃

    捱到了今天早上 如常开会 讨论选题

    却慢慢觉得脑袋发重 昏昏欲睡

    其间 还遭受了策划被彻底河蟹的打击

    懵懵的 管不了那么多

    硬着头皮请病假

    像尾逆向的鱼 在9点班的人潮里突围

    阳光明媚 小胖子却虚弱不堪

    偶尔的脆弱大概是为了练习撒娇

    姐们淘和哥们的电话和短信

    让我来不及自哀自怜

    进入校区 擦身而过的全是学士服

    居然还有力气刻薄地觉得 好丑

    和我们的山高水长 中东流年 没法比啊

    胡乱吃了些甜食 倒头便睡

    梦 惊醒

    梦里面 还在和主编讨论策划

    要不要这么入戏啊我

    什么时候 专注成这样了

    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太用力从来不够可爱

    亦逃不开单调的宿命

    傍晚醒来 精神气足了大半

    觅食 溜达

    流连于一个又一个blog 不需要交流 却能有效击退孤独

    多环保啊

    还有2.5个方案要写 页面图要画

    衰的是 早前细致无比的草稿 遁形啦

    好吧 奋战一下

    不英勇的一天

    需要一个英勇的晚安

     

     

  • 2009-05-31

    纪念日

    磨难让你的生活有纵深感立体感,活出了很多阴暗不同的小房间,副作用是让你不信任幸福。

    周云蓬说的。

    有件事 这样触动了我 记上一笔

    PS:

    今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入职第一次犯错 被质量监控小组抓住 罚款50

    钱是小事 曾经自得的不出错 破灭了

    而且还是这么二的最低级错误

    权当支援公司建设了哈

    看来休假之后 是得收收心

    下一站 6月

    需要期待什么嘛

    让我静静 想一想

  • 2009-05-20

    耳朵大有福

    耳朵——大有福

    忍不住得瑟下新欢

    苏打绿 《早点回家》

    黄舒骏 《梦游》

    潘玮柏 《寂寞出租》

    戴佩妮 《两难》《冷落》

    回北京后 打了鸡血似的 撑这么些天

    新小组 压力大 有挑战 我喜欢

    不过更喜欢的是 后天就可以回家休假了 哈哈哈哈

     

  • 2009-04-27

    在四川

    暂时写在这里

    http://622008903.qzone.qq.com/

  • 2009-02-21

    记号

    http://news.qq.com/zt/2009/kss/index.htm

    没有任务 纯粹自找

    早上来加班的路上 也打了会儿退堂鼓

    难得周末 折腾啥

    只是 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事儿

    就有那么点儿贱呢

    黄牛党之后 躲猫猫

    要不我以后整个 动物系列 得了

  • 2009-02-18

    时间的玫瑰

    可怜的日志快成月志了

    前几日有写篇荒废文的冲动 又不知道掉哪个山沟沟里

    我想 还不至于把日子过到了“活得匆忙 来不及感受”的份儿上吧

    09年开工未满三周 被拉锯得很慢很长

    春节回家只一周 却快得像被谁偷走了时光一样

    也因为计算过 短短七天能和妈妈一起吃的最大值也仅是21顿饭

    没有见些同学朋友

    晃荡在外的人 心有戚戚吧

    ——————————————早就2009了————————————

    向来有把节日扩大化的情结

    所以 连缀着元宵和情人节

    一个人扫街 游荡

    没出息地继续甜食控 瓷实热乎温软的汤圆以外

    满大街的金凤呈祥和味多美 风头被新欢 breadtalk 盖过

    东京咖喱 墨西哥风情 丹麦起酥 地中海蓝莓 俄罗斯抹茶

    好像吃掉了地球

    想必我做猪的话 也做不成名猪 猪坚强同志 而一定是 败类贪吃猪

    ————————————蔡澜说,爱吃的没有坏人。嗯————————————

    元宵节晚上打球还算酣畅 只是大街上 那么多人 堆堆对对 热热闹闹

    我不得不承认 那些片段的时刻 是相当落寞的

    就好像 人家都如放肆的烟花 嚣张的爆竹般精彩

    而你 是掉落在地上的碎纸屑和炮灰 黯淡

    灰溜溜地直到猫进被窝 才觉心安

    214晚上听了好多遍燕姿的《同类》便洗洗睡了 和好多个夜晚没差

    因为最近老做梦 尽是相识的地球人 情节却是来自火星的灵感

    所以嗜睡可以理解为 赶场子“见 ”熟人+看多几场诡异剧情片儿吧

    精神食粮也如遭了旱灾减产的小麦 欠收得紧

    路途遥远懒赴梁文道 又排班无奈错过了钱烈宪 更淡了搜罗其它好玩儿的际遇

    如果还有值得推荐 它们是

    村上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和孙红雷的《潜伏》吧

    还有 手边尚未翻开的《时间的玫瑰》

    北岛 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ps:北京的头场雪 除了让交通更费劲外 没惊起一丝兴致

     

     

     

     

     

     

     

  • 2009-01-21

    假前综合症

    胃口特别好

    特别特别好

    总也睡不饱

    不想看电影

    听歌都烦躁

    倒计时31个小时 就可以上火车了

    我要胖乎乎地回去 圆滚滚地回来

    让一切悲伤龌龊不屑终结吧

     

     

  • 2009-01-19

    卖瓜帖

    我也不是第一次上来显摆自己了

    就我目前这个岗位和阶段 能有成就感的事儿太屈指可数了

    今天捣鼓了一个小策划

     http://news.qq.com/zt/2008/2009cy/hnd.htm

    虽然我自己也是加价200买的黄牛票 呃

     

  • 2009-01-12

    生日快乐

    一直都记得的

    一年再一年

    祝你生日快乐

    纵然只能在这里自言自语

  • 2008-12-16

    印象于建嵘

    中午翻新闻周刊

    黑棉袄 方框眼镜 阔气明亮的印堂 嘿 那不是于建嵘嘛

    匆匆读完稿子 因为农村报论坛的一点接触 文字后的老于鲜活起来

    洪亮的嗓门 浓重的湘音 论坛上谈起农村专业问题的坚毅

    论坛后被各地来的基层农民和媒体团住 聊到很晚

    老于仍然兴致很高 很随和爽朗

    听他掰着指头数 这一个月内就去了近十个省市做调研

    看他拍回来的视作宝贝的纪录片 “这些农民说的多好啊,比我们很多学者专家都有水平。”

    偶尔反问 他就会推推眼镜 然后哈哈笑着说 “看 小姑娘已经同意我的观点了。”像小孩子一样的得意

    他的气场 就是个实实在在做事情的人 不需赘述的那种

    不迂不摆 我喜欢这样的学者

    ——————意外八卦分割线————————

    谈起tencent 老于说新闻界他最欣赏玉霄了 当年为了采访他 追着他去乡下农村

    为不打扰他实地调研 问清楚返程后 又在家门口等他

    “他就能做到这个地步,我很是佩服。”

    那时候心里涌起一丝老大光环下的自豪感

     

     

  • “好的文明总是尊重小孩子的,而坏文明则往往压制天真。既然对孩子们来说最有价值的生活就是咯咯笑个不停,那么对普罗大众们来说,倘若可以接近这种生活,世界就是美好的。”
  • 2008-11-08

    虚荣心

    纯粹炫耀帖

    捣鼓的专题处女作 放上来显摆

    拍砖请随意

    http://news.qq.com/zt/2008/reprort/zlyth.htm

    被嵌套在http://news.qq.com/zt/2008/reprort/stlt.htm?ADUIN=0&ADSESSION=0&ADTAG=CLIENT.QQ.1791_LoginWindow.0 大专题里了

    大专题被放在QQ登录框的推荐位了

    炫耀完毕 继续干活

    厚着脸皮祝下自己节日快乐

    虽然名不正言不顺

  • 2008-10-08

    流水账一篇

        工作间隙敲的 透透气

    流年就这样化成流水,转场自然得我都没意识到,具体分界在何处。终于消停了一阵子发新闻,戴上耳机,总是重复eason的歌,可以用歌声来安抚人心的男人啊,也许并不是很多。

    到底要做怎样的人,有怎样的信念,过怎样的生活,交什么样的朋友,每天想什么样的问题?等等,这些几乎每天都会折磨我的问题。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真的吗?

    各种问题都有预期,甚至都有不少心理准备了。会过去的,会好起来的,总是会的。说到底这些细碎的我不在乎。真正让我恐惧和无力的是自身智力的退化。

    昨晚在清华听许知远的讲座,这个家伙白衬衫,整了个狮子王发型,口语表达还是带着书面化,气质还不错。  

    刚看了晶晶的博,和许一样,触动良多。两个念想:声音和理想。现在的我,是不是像被某只手按住了脑袋,死命往水里压,不能透气,不能说话,是怎样的手呢?

    依稀记得听过一句话,如果有天你埋葬了理想,怨不得别人,只怨自己没有坚持,没有护住心里的那抹灯火,哪怕微弱。

    如今,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爱写字的人吗?所有关于写作的话,你脑子里还能立刻蹦出来吗?那些闪亮水灵的句子,那些或是俏皮或是深刻的片段,哪怕只是签名呐。你还能吗?

    很是害怕智力的退化,慢慢渗透,慢慢沦落一样。只是鼻子酸。

    说回许,他还是有很多fans的,也难怪。读那么多书,旁征博引,那种碎片式跳跃的思维,那些文采和思辨并存的文字,已经足够张扬醒目了。

    不过十年光景而已。

    那么你呢?多年以后,回想22岁的这年,你在哪里,有什么样的朋友,想什么样的问题,过什么样的生活,怀着什么样的梦想?

    给得出答案吗?

    一切拯救皆自救,一切泅渡皆自渡,一切怨念皆心生,若自扰,必庸人。放弃了多少流光片影,只是静静地看生活穿越自身,两手空空,人们总爱说似水流年,却不追究这水在滋养还是腐蚀?想起句话,过寂寞却不无聊的日子,一度我以此来勉励自己。然而如今,经得起自问吗?